樂齡網 >>  雜談頻道 >>  文章 >> 文章內容

發表時間:2020-09-15 10:43:00


 

我現在在杭州市內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是公交,地鐵和“小紅車”(便捷的公共自行車)。昨天在上塘河邊,隨著車輪飛轉,思緒也飛回了從前。

上世紀六十年代初,自行車還是高檔商品,可望不可及。讀初中的我,真想擁有一輛自己的車。好在爸爸科室因工作需要,配了一輛舊的飛鴿。我每天放學回家,做好功課,就守在門口。爸爸下班回家,我順手就接過車,說,我幫你擦車,實際上去過把癮。爸爸扔下一句話:你現在吃性噶潮,等你大起來,給你騎也不要騎了。當時我真難以理解這話的涵義。

一九六六年初,爸爸買了輛永久,我家有了自己的車,最高興的是我們幾個兄弟。一個星期日,我對爸媽說我帶弟弟們出去玩玩。后座是15歲的大弟,前杠是10歲的小弟,從城北艮山門外的家里出發,一路直奔靈隱。玩好以后,再回到蘇堤,六吊橋沖上又飆下,興奮極了。接著玩了虎跑和六和塔。返回時,弟弟們還想沖橋,我當仁不讓,又故伎重演。從蘇堤南端再沖六吊橋到北面。最后沿北山街到環城西路環城北路,出艮山門回家。

三年以后下鄉了,我所在的生產隊由于工副業生產搞得好,村里農民有錢,幾乎家家有車。我也有這樣的念頭,但囊中羞澀。爸爸知道了我的心思,但沒有拿出一分錢,只說了一句話,等你有能力了,自己買。我明白父親的用意,凡事必須獨立自主解決,不要依賴別人。一九六九年底分紅,得了165元,能買車了,但家底要掏空,就買了塊上海表。一九七零年底分紅,得了275元,我終于自力更生買了輛鳳凰。一九七一年三月,我到公社中學教書,暑假與幾位老師騎車去紹興玩,聽著車輪在石子路上沙沙的摩擦聲,感覺特爽。回校后,貧宣隊的沈大媽聽說我騎新車去紹興,把她心疼得要命。為啥,她的車是逢騎必擦,晚上是用舊被單遮起來的。那個年代,可以理解她的做法。

一九八五年,我的鳳凰已經成了草雞,就換了輛永久。

進入二十一世紀,自行車的身價一落千丈(高檔的賽車,跑車等不在此列)。二零零三年一個冰天雪地的早晨,我推車出門上班,在小區道路上見到兩個騎車人在雪地上摔得人仰馬翻,其中一位要送醫院了。我想保險起見,就走路上班了,約半個小時到單位。這一走就走上癮,不騎車了。我總算理解了爸爸講的吃性噶潮那句話的涵義了。停在樓下的那輛舊車,某天早上不知不覺了主人。

有自行車王國之稱的中國,亦已步入汽車時代,但我忘不了騎車的樂趣。

 

 

共獲得積分:5 ,共5條加分;共收到:0朵花。

 加載加分內容中...
收藏 加分 送花(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)
  •  加載評論中...

發表評論


相關文章

    暫無相關文章!

精華文章

秦岭山下看牡丹

[閱讀]

最新活動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欧美 国产 综合 欧美 视频